蓬安门户网欢迎您!
注册 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司马相如研究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文化旅游>>司马相如研究

司马相如 赋圣浪漫演绎经典

2017年02月28日 浏览量: 评论(0) 来源: 南充晚报 作者: 记者 李波

图片司马相如画像(资料图)

 

图片司马相如雕塑(资料图)

 

  司马相如(约公元前179-118年),字长卿,汉族,巴郡安汉县 (今南充市蓬安县)人,西汉大辞赋家。司马相如是西汉盛世汉武帝时期伟大的文学家、 杰出的政治家。其代表作品《子虚赋》辞藻富丽、 结构宏大,使他成为汉赋的代表作家,后人称之为赋圣和辞宗。他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也广为流传。

县志主编引发相如故里研究热

  进入新世纪, 蓬安县出现司马相如故里研究现象, 很快升温为热潮。 一时间,该热潮席卷省内史学界。

  回首这一现象和热潮始末, 人们不难发现它与一个名叫邓郁章的人相关。当年,邓郁章因工作需要,被组织上从蓬安师范调入县志办, 以加强地方志编撰力量。 担任县志主编的邓郁章接手工作后,从校读的新志中发现,蓬安县历史上曾为“相如县”。然而,他就此请教多人,均对此无从解释。

  邓郁章本着对历史、 对县志负责的态度,他决心弄清“相如县”的来龙去脉。几年间,他走重庆、赴成都,查阅了大量史料,终于一步步走入“相如县”那段历史,并在蓬安县城及周边,确认了司马相如琴台、故宅、祠堂。此后,邓郁章借助南充的媒体, 撰写系列司马相如与“相如县”关系的史料文章,引起人们关注。从而锁定司马相如系蓬安人。

蓬安引来央视“探索与发现”

  2011年,央视“探索与发现”栏目播出一档节目,为司马相如故里之争打上句号,节目内容直指司马相如故里就是蓬安。

  原来,当年蓬安县司马相如丛书出版后,司马相如故里在蓬安一说,并没能在国内学界形成共识。但是,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大明认为,关于相如故里在蓬安的记载,应该说文献上的依据是比较多的。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教授陈显泗认为,蓬安和南充的学者大胆提出“相如故里在蓬安”的观点,表现出极大的学术勇气。

如何评价司马相如的历史功绩呢?西华师大教授徐才安认为,司马相如是汉文章的魁首,被人誉为赋圣,他同时又是民族和睦的使者。当年汉武帝拜司马相如为中郎将,令他通西南夷。

歌剧《相如长歌》走红省内舞台

  近年来, 由蓬安县政府打造的歌剧《相如长歌》走红省内舞台。随着该剧频频上演,有关司马相如的研究,已从故里升华到其历史功绩和文学造旨层面。

  在史学和文学界看来,司马相如是享有辞宗、赋圣,以及巴蜀文学的奠基人。 他在文学上的地位和作用可与李白、苏轼比肩。不仅如此,司马相如与卓文君远在公元前就演绎出的自由恋爱,成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典范。

  邛崃市平乐镇党委委员李伦介绍,近年来,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将邛崃与蓬安连在一起,双方就相关研究互动,并于2015年策划了一台双方各自主办的晚会,蓬安在银汉镇举行的“七夕”晚会,受到外界广泛关注。

  71岁的原邛崃市总工会主席李旭葵,是一位司马相如文化的潜心研究者。6年前,他在完成小说《大汉司马》写作后,再于2014年完成《大汉文君》小说的创作,并希望将《大汉司马》搬上屏幕。

浪漫情歌会再现“红拂绿绮”

  201482日,中国传统的“七夕情人节”,一场别开生面的浪漫情歌会在蓬安拉开帷幕。

  一连两场的情歌会, 吸引了来自川渝和当地的众多情侣、夫妻。他们通过情歌对唱、互动游戏、帐篷露营等趣味活动, 共同演绎和分享这一难得的浪漫时刻。 看到这一幕, 让人蓦然回望:当年司马相如在邛崃,琴挑卓文君“凤求凰”的爱情场景。

  与此同时, 七夕主题晚会也在蓬安嘉陵第一桑梓漫滩湿地公园里举行。来自各地的100多对爱情伴侣,以及当地群众共数百人见证了主题为“幸福人生·浪漫蓬安”的浪漫聚会。当晚,漫滩湿地上空焰火璨烂。一时间,绽放于江天之间的焰火与喷薄的激情一起定格,好一幅“红拂绿绮”的画卷。

  外界注意到,近些年来,蓬安县全力打造“最浪漫的旅游城市”,推出一系列以景区景点体验为主的浪漫“汉赋之旅”,以“七夕”等系列文化活动体验为主的浪漫的“爱情之旅”和乡村旅游体验为主的浪漫“乡愁之旅”。而当地独具特色的“爱情邮局”的问世,更抹上一层“凤求凰”般的璨烂色彩。

 

相关链接·名家美文

 

《子虚赋》(节选)

□司马相如

  楚使子虚使于齐,王悉发车骑,与使者出田。田罢,子虚过乌有先生,亡是公在焉。坐定,乌有先生问曰:“今日田乐乎?”子虚曰:“乐。”“获多乎?”曰:“少。”“然则何乐?” 对曰:“仆乐齐王之欲夸仆以车骑之众,而仆对以云梦之事也。”曰:“可得闻乎?”

  子虚曰:“可。 王车驾千乘, 选徒万骑,田于海滨。列卒满泽,罘罔弥山,掩兔辚鹿,射麇脚麟。骛于盐浦,割鲜染轮。射中获多,矜而自功。顾谓仆曰:‘楚亦有平原广泽游猎之地饶乐若此者乎? 楚王之猎孰与寡人乎?’仆下车对曰:‘臣,楚国之鄙人也, 幸得宿卫十有余年, 时从出游,游于后园,览于有无,然犹未能遍睹也, 又焉足以言其外泽者乎!’ 齐王曰:‘虽然, 略以子之所闻见而言之。’ 仆对曰:‘唯唯。臣闻楚有七泽,尝见其一,未睹其余也。臣之所见,盖特其小小耳者,名曰云梦。云梦者,方九百里,其中有山焉。其山则盘纡fú)郁,隆崇嵂崒;岑参差,日月蔽亏;交错纠纷,上干青云;罢池陂陀, 下属江河。 其土则丹青赭垩(è),雌黄白,锡碧金银,众色炫耀,照烂龙鳞。其石则赤玉玫瑰,琳珉琨吾,瑊玏玄厉,碔玞。其东则有蕙圃:衡兰芷若,芎qióng)昌蒲,茳蓠麋芜,诸柘巴苴。其南则有平原广泽,登降靡,案衍坛曼。缘以大江,限以巫山。其高燥则生菥苞荔,薛莎青fán)。其卑湿则生藏莨蒹葭,东蔷雕胡,莲藕觚卢、庵闾轩于,众物居之,不可胜图。其西则有涌泉清池,激水推移,外发芙蓉菱华,内隐钜石白沙。其中则有神龟蛟鼍(tuó),瑁鳖鼋。其北则有阴林:其树楩柟豫章,桂椒木兰,蘖离朱杨,zhā)梨yǐng)栗,橘柚芬芳;其上则有雏孔鸾,腾远射干;其下则有白虎玄豹,chū)犴。于是乃使tuán)诸之伦,手格此兽。楚王乃驾驯驳之驷,乘雕玉之舆。靡鱼须之桡旃,曳明月之珠旗。建干将之雄戟,左乌号之雕弓,右夏服之劲箭。阳子骖乘,纤阿为御,案节未舒,即陵狡兽。蹴蛩蛩,辚距虚,轶野马,wèi)陶,乘遗风,射游骐。倏,雷动至,星流霆击。弓不虚发,中必决眦,洞胸达腋,绝乎心系。获若雨兽,yǎn)草蔽地。于是楚王乃弭节俳徊,翱翔容与。览乎阴林,观壮士之暴怒,与猛兽之恐惧。徼郄受诎,殚睹众物之变态。于是郑女曼姬,被阿,揄缟,杂纤罗,垂雾hú)。襞积褰绉,郁桡溪谷。衯衯裶裶,扬戌削,蜚纤垂shāo)。扶与猗靡,xī)呷萃蔡。下摩兰蕙,上拂羽盖……”


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