蓬安门户网欢迎您!
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外媒报道 > 正文
索 引 号: 0087832818/2019-00008 主题分类: 外媒报道
文  号: 发文日期: 2019-01-02 09:30:27
发布机构: 县政府办 主 题 词:
名  称: 四川经济日报:蓬安 千年古城书新赋

四川经济日报:蓬安 千年古城书新赋

来源:四川经济日报     作者:记者李银昭 杨璐 黄晓庆 张小星 李国富     发布日期:2019-01-02     点击数:55 人次

四川经济日报1-1.jpg

大美蓬安


蓬安,嘉陵江畔的千年古城,这里地杰人灵。

地杰,嘉陵十分美,六分在蓬安。

人灵,司马相如带着少年灵气,以一篇《子虚赋》开中国辞赋新篇,扬名天下,延绵两千年。

时光远去,岁月轮回。相如依旧站立在江边,其赋文中的英雄气概,《凤求凰》里的浪漫情怀,依旧激荡在蓬安大地、嘉陵江两岸。

在南充建设“区域中心城市”和“成渝第二城”的大格局中,蓬安从“生态宜居江城、历史文化名城、融南发展新城”三个维度,把相如故里建成嘉陵江畔大美公园城市。

大美公园城市,是蓬安率四川乃至全国之先,于2016年提出的具有前瞻性的发展理念。公园城市不是简单的“公园+城市”,而是有机融合自然山水、现代产业、市民生活的现代城市形态。

大美公园城市,是蓬安洞察时代大势、抢抓时代机遇、结合自身优势作出的战略抉择;是今日蓬安人,以江水为墨,大地为纸,续书的千年古城的时代新赋。

赋一江水,流淌千年的嘉陵江,润养了“生态宜居江城”的灵秀,成就了公园城市的生态之美。

赋一方人,从先贤到新贤,积淀了“历史文化名城”的底蕴,赋予了公园城市的人文之美。

赋一座城,“高质量”的城市内涵,擢升了“融南发展新城”的高度,定义了公园城市的未来之美。

一江两岸,三城同建,大美蓬安,时代新赋,徐徐展开。

 

四川经济日报1-2.jpg

蓬安凤凰大桥


四川经济日报1-3.jpg

蓬安周子古镇

本版图片由中共蓬安县委宣传部提供


赋一江水  千年嘉陵生新绿

嘉陵江,起源于陕西秦岭海拔2800米的嘉陵谷,循西南蜿蜒而下,淌过凤县秀美的百里花谷,流经川陕咽喉广元、巴蜀要冲阆中,到达蓬安,在赋圣故里百转千回后,过南充,出广安,在重庆与长江相汇,全长1345公里。

嘉陵江美,最美在蓬安。

首先美在长。嘉陵江从西北平头乡的古鸭滩进入蓬安,由西南猫儿溪流出县境。89公里水域穿城而过,是南充境内流域最长的段面,水过之处无不草木丰茂,奇景迭出。

再是美在宽。嘉陵江在蓬安,有着南充范围内最宽的江面,且嘉陵江流域面积占蓬安县面积90%。嘉陵江不仅润养了蓬安,也成就了蓬安的生气与灵动。

尤其美在多情。江水入川前,匆忙、急切;出川后,又迫不及待,直奔长江而去。唯在蓬安境内,嘉陵江绕着弯,打着转,蜿蜒曲折,行吟回首,千回百转,把多情的身段留在了蓬安。

江水两岸:相如湖、凤凰湖、锦屏湖、山湾湖,湖光潋滟;白云山、龙角山、金鸡山、小乐山,群山环抱。山水相依的蓬安城,在绿水青山的掩映中,显得飘逸俊秀。

特色在山水,优势在生态。今日蓬安人,不负天地一江水,不负江水几多情。

蓬安县委书记蒲国说,在大美公园城市的建设中,为将自然生态之美、山水田园之秀呈献给世人,蓬安深入实施“绿色明珠”“十园之城”“百景之都”三大行动,形成“一江两河,三山五湖,八片十园”的绿色生态格局,倾力打造生态宜居江城,让居者自豪、来者依恋、闻者向往。

“这片荒滩,以前少有人来,现在变成了公园,这么漂亮,简直没有想到。”

在蓬安县城生活了几十年的居民蒲树忠,走在清溪河畔的凤凰生态公园,边走边与记者交谈,他的喜悦与自豪,都写在了脸上。

凤凰生态公园,总投资6.5亿元,占地1070亩,公园东起相如镇团包岭村绕城东路桥,西止清溪河红光堰,是集市民健康生活、城市观光、休闲慢跑、户外体验于一体的城市公园。公园既改善了清溪河沿线风貌,带动了凤凰新城开发,又提升了城市生态宜居水平,彰显了蓬安“生态宜居江城”的特色。

初冬,霞光穿过银杏树,为凤凰生态公园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。蒲树忠说,他每天都来这里散步,身心舒畅,空气都是甜的。

据蓬安县住建局副局长胡玲介绍,为把好山好水好风光融入城市,蓬安高起点规划,大手笔建设白云山国家森林公园、相如湖国家湿地公园、笔架山运动公园等10个特色主题公园,将蓬安打造成“十园之城”。同时,蓬安因景补绿、见缝插绿、全域植绿,建嘉陵江畔璀璨的“绿色明珠”。

随着大美公园城市画卷的徐徐展开,蓬安的美不仅生长于城市,也绵延到乡村,最终将城市和乡村串联成“百景之都”。

蓬安依托“嘉陵江流域最美田园风光、最美乡野丘陵、最美北纬30°”等资源禀赋,在全县范围内重点打造嘉陵江流域生态景观带、森林康养文化景观带、最美丘陵乡村休闲景观带三条特色景观带,集中打造100个特色生态旅游景点。到“十三五”末,蓬安将成功培育产值100亿元的生态旅游产业,将蓬安打造成川渝一流、全国知名的生态旅游目的地。

张伟建,摄影爱好者,他在中央电视台看到蓬安“百牛渡江”的纪录片后,专程从重庆万州来到蓬安,用自己的镜头捕捉全国独有、嘉陵江上最奇特最原始的生态奇观。

每年,从暮春到初秋,相如镇油房沟村的嘉陵江江面会出现罕见的原生态奇观:清晨,上百头大水牛游过嘉陵江,到江心太阳岛上啃食青草,与野鸭为伴,与鸟共生;黄昏,无需主人吆喝,牛儿结伴回游。场面震撼,被当地老百姓称为“百牛渡江”,也被学者誉为“乖乖牛儿的水上芭蕾”。

百牛渡江,成为蓬安代表性的生态旅游品牌,吸引了众多像张伟建这样慕名而来的游客。

从嘉陵江到江的两岸,从城市到乡村,“绿色明珠”“十园之城”“百景之都”这一张张靓丽的名片,让世界认识了全新的蓬安。

嘉陵江流淌千年,亘古未变。它所润养的这片土地,常绿常新。这里的人深爱着嘉陵江水,因为热爱,他们保护江水,用好江水,在水上书写出生机勃勃的绿色新赋。

赋一方人  文脉流芳涌新贤

有句老话:地以人传,人以文名。用这句话来说蓬安,再合适不过。

蓬安,历史悠久,是西汉大辞赋家司马相如的出生地。公元507年,梁武帝因崇拜司马相如,析安汉县设置相如县,并在司马相如的故宅修建了新的县衙,即现在的蓬安县相如故城,距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。

今日蓬安人,在建设大美公园城市过程中,通过打造历史文化名城,来彰显公园城市的人文之美。

司马相如,不论是他的文学才华,还是他的政治作为,抑或他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,在蓬安悠远的历史、厚重的文化中,都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,都是无法攀越的山峰。因此,今日蓬安人对相如故城的打造,既是传承先贤风骨,延续历史风华,又是弘扬文化之魂,凝聚73万蓬安儿女奋进之心之举。

作为蓬安建设历史文化名城“一号工程”的相如故城,位于蓬安县城的西面,与县城隔嘉陵江而望。记者一行踏上这片古韵之地,一阙巍巍的古城门,厚重而雄峻,在夕阳的晚唱里散发着细碎的浪漫。城门内,忙碌的工人们掏沟、铺砖、栽花、植草。

唐晓零,司马相如研究会副理事长,长期研究相如文化的地方文史工作者。他说,相如故城古建筑面积1.3万平方米,拥有玉环书院、文庙、武庙等古建筑群6处,多数修建于明清时期,仅与司马相如有关的故迹就有相如故宅、相如祠、琴台、慕蔺山、相如里、文君里等10多处。相如故城独特之处还在于,嘉陵江绕城三面,玉环溪穿故城而过,漫滩湿地与锦屏城区左右策应,形成了全国少有的太极太玄城格局,也被专家学者誉为“巴蜀风水太玄城”“天地自然之图上的秀珍古城”。

蓬安县旅游局局长杜长书介绍,蓬安集中精力、智力、财力推进相如故城保护开发,以建设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5A级旅游风景区为标准,按照“一线一带七片”的规划布局,全面修缮相如故城文化遗迹,加快完善基础设施和配套功能,把相如故城打造成为古色古香、设施齐备、功能完善的文化旅游展示区,擦亮相如故城这张“金字招牌”。

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

以一篇《爱莲说》名垂千古的周敦颐,也在蓬安留下佳话。

因仰慕司马相如,周敦颐不远千里来到蓬安,朝拜相如,并在此讲学。后人为纪念这位理学大师,将当年讲学的舟口镇,更名为周子古镇。

周子古镇是全国唯一保存完好的坡形古镇,今日蓬安人,在保护开发周子古镇过程中,坚持生态旅游发展理念,融合周子古镇人文、生态资源和现代旅游服务精髓,做好景区修缮保护工作,着力体现嘉陵江最后的码头古镇独有的历史文化。同时,整合周边资源,协同开发建设周子古镇景区。

沿周子古镇北行,龙角山下,是为纪念画圣吴道子曾在此画“锦绣嘉陵三百里图”而修建的画圣广场,其间塑有肩宽30米、头高15米的吴道子头像,临江处,修建了画江楼。

千年蓬安,因先贤而名。司马相如、周敦颐、吴道子、颜真卿,一个个名字流芳史册,享誉古今。

千年蓬安,因文化而耀。汉赋文化、爱情文化、民俗文化、农耕文化、古镇文化、红色文化,渊源厚重,多姿多彩。

其中,农耕文化是嘉陵江流域最为古远的一种文化。

古时,人们在房前屋后栽种桑树和梓树,久而久之桑树和梓树就成了人们想家、回望故乡的一种符号、一种象征。后来,人们就将“桑梓”比喻为家园和故土。

蓬安新园乡油坊村,“中国桑海”核心区。今日蓬安人以现代农业为抓手,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在这里演绎出新时代、新蓬安、新农村的新农耕文化。

“山高石头多,出门都爬坡”是油坊村过去的写照。因穷,这里曾是远近闻名的光棍村。

村民尹正高说:“种了一辈子的地,现在才晓得土里还能长出‘摇钱树’。只要自己肯干,就不愁能过上好的生活。”

因地制宜,油坊村打造出“万亩桑海”。在这片郁郁葱葱的“桑海”里,村民不仅收获了租金、薪金、股金,还有土地“返租倒包”收益金、三产带动的服务收益金,这“五金”使远近闻名的穷山村走上了致富路。

为了探索出符合蓬安实际、独具蓬安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,也为了让农村不再“千村一面”,今日蓬安人大力实施万亩桑海、万亩花椒、万亩花木、万亩果蔬、万亩有机稻、万亩中药材“六万工程”,通过产村相融带来村兴业旺。蓬安悠久的农耕文化,为当前乡村振兴注入了独特的精神内核;而乡村振兴战略又为蓬安传统农耕文化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。

蓬安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石昆仑说,从汉赋文化到民俗文化,从古镇文化到农耕文化,蓬安在建设历史文化名城中,努力激活每一寸耀眼的历史,精心打造每一种优秀的文化,把蓬安的历史和文化,厚植进大美公园城市的建设之中。

古人唱罢,新人登场。今日蓬安人传承先贤的开创精神和奋进之风,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沿袭悠久的文化脉络,书写蓬安人文新赋。

赋一座城  融南发展焕新姿

蓬安,因水而生,因人而名。

蓬安,因水因人,造就了昔日的繁荣和盛名。

然而,面对当今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的瞬息变化,面对互联网、大数据、全球化的新时代,今日蓬安人,在新的历史方位上,顺嘉陵江水流的方向,为建大美公园城市找到了发展之路、未来之路。

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明确提出构建“一干多支、五区协同”区域发展新格局。南充被赋予了成渝经济区北部中心城市和重要交通枢纽节点的定位。顺势而为,乘势而上,南充提出,将高标准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,高质量建设现代产业新体系,高水平打造城乡宜居宜业新环境,加快建设区域中心城市,努力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,实现 “大城崛起”。

蓬安,作为南充确定的同城一体化城市,从嘉陵江水的流向上,找到了发展的方向。嘉陵向南,蓬安向南,融入南充,跨越发展,重新找回当年嘉陵江水上的热闹和繁华,找回当年码头上的人流和荣光。

“建‘融南发展新城’,就是为了与南充成为‘更亲的亲人’。”蒲国说,蓬安作为“南(充)西(充)蓬(安)一体化发展”的生态核心板块,以及南蓬经济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,融入南充,不仅有利于蓬安与南充主城区早日实现规划同筹、基础同网、产业同链、区域同城,也有利于蓬安进一步扩大开放,在更大的范围配置资源、集聚要素,全方位提升发展动力和潜力。

蓬安县城边,顺蓬营一级公路建设现场,各类工程车来回穿梭,机声隆隆不绝于耳。这个2018年4月开工的项目,建成后将进一步畅通蓬安与南充主城区的快速连接。

近年来,蓬安加快推进与南充主城区交通互联。南大梁高速建成通车,顺蓬营一级公路、绕城北路开工建设,嘉陵江竹溪林航运码头启动实施,畅达的水陆“大通道”形成了融南发展的“大动脉”。同时,蓬安的“4423”对外交通网络,让其成功融入南充“半小时经济圈”、成渝“两小时经济圈”。

“交通网络的编织,实现了空间上的融南。而产城融南,才能真正实现‘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’。”蓬安县委副书记、县长崔竹君说。

于是,蓬安发挥在发展空间、生态资源、产业基础等方面的优势,坚持差异化、特色化发展,实现产城互补、资源共享。

作为四川重点培育的500亿产业园区,蓬安工业园区无疑是蓬安产业发展的主战场。截至2017年,园区已基本形成以机械汽配和农产品加工为主的产业体系。其中,机械汽配产业正是蓬安与南充产业同链的“主力军”。

在园区的机械汽配产业园,形成了以嘉宝汽车、跃镁镁业、隆固机械、旭日塑料等38户企业为骨干的机械汽配产业集群。蓬安支持机械汽配企业,为在南充落户的吉利汽车、北汽银翔等龙头企业加工配套,融入南充汽车产业,打造产业发展增长极。

产业的发展,带给蓬安融入南充的活力,而现代化的城市建设增强了蓬安融入南充的底气。

在嘉陵江支流清溪河沿岸,一方3.8平方公里的新城已然成型。在这个为蓬安城市建设提档升级的凤凰新城里,高品质小区、商业广场和特色街区分布其间。

其中的碧桂园·翡翠湾,是碧桂园川内第一家在县级修建的商住楼盘。龙头企业的选择,往往带有风向标意义。选择蓬安,不仅看重这里优美的生态环境,也是认可蓬安的发展潜力。销售一空的业绩,印证了碧桂园的眼光。

比邻碧桂园,是由知名的四川一品天下集团投资5.5亿元,打造的以餐饮、娱乐、休闲为主体的商业文旅风情街,这里将引进大蓉和、巴国布衣等知名品牌入驻,从而形成蓬安高品质的消费商圈。

为让新城展新姿、旧城换新颜、故城变新样,蓬安疏交通、扩新城、架骨架、美环境、提形象,基本形成“一城三片、组团发展”的总体格局和“两轴、两带、六心、五组团”的功能布局。

融南发展,蓬安还要做南充的“菜篮子”“米袋子”。

作为蓬安第一家专业农副产品批发交易市场,中农联·川北农旅电商产业园于2018年9月建成,不仅补充丰富了蓬安的三产业态,提升了蓬安优质农产品供给能力,也解决了农产品“买贵卖难”的问题。同时,它还成为川东北农产品电商O2O重要分销平台和枢纽性电商物流集散基地,让蓬安人坐在家里就能“买全国,卖全国”。

蓬安,从过去水上船舶如云到今日地上路网纵横,从过去热闹繁华的码头到今日三城同建的大美公园城市,蓬安经岁月而不老,生生不息,繁华更胜。

今日蓬安人,站立嘉陵江岸,背靠千年历史,面向广阔未来,挥如椽大笔,蘸嘉陵江之水,以两岸大地为纸,在赋圣故里,续书大美公园城市的时代新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