蓬安门户网欢迎您!
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府信息公开 > 司马相如研究 > 正文
索 引 号: 0087832818/2020-04091 主题分类: 司马相如研究
文  号: 发文日期: 2020-07-08
发布机构: 县政府办公室 主 题 词:
名  称: 经世逸才真性情

经世逸才真性情

来源:四川经济日报     作者:陶武先     发布日期:2020-07-08     点击数:76 人次

——司马相如生平事略卮言

□ 陶武先

 

四川经济日报.jpg

司马相如雕塑

 

司马相如(公元前176—前117年)①,字长卿,生于蜀郡安汉(今四川蓬安),长于成都,西汉文学家,汉赋奠基人。汉景帝时举为郎,任武骑常侍,旋即游梁而作宾客;武帝时复入宫,历任郎、中郎将、孝文园令。述其生平,经世不特安边西南之功,逸才无愧“辞宗”②“赋圣”③之名,至情多有淡泊率真之举。

事功贵维新而守道

“盖世必有非常之人,然后有非常之事;有非常之事,然后有非常之功”④。欲立非常事功,须破寻常窠臼,“破”与“立”的遵循,在于别开蹊径以拓展正道、顺应大势而新立格局。司马相如着眼民族融合,建言仁义之道,奉行和平之策,创造性解决西南民族问题,尤其“华夷一家”的提出与探索,倍受历代推崇,恒有借鉴意义。

“和”解危机,息兵平怨。处弱势而不卑,居强势而不亢,不屈从于威武,体现骨气;不以威武屈人,彰显胸怀。这种“士”的修身理念,贯穿司马相如取道于“和”、致力“天下晏如”的治平实践。汉武帝当政之初,经“文景之治”的休养生息,秦末汉初的战争创伤逐渐愈合,百姓渐趋富足,国力日显强盛。于是北击匈奴南伐越,以战争手段解决边界争端和民族问题,成为实现“大一统”的首选、开疆拓土的常态。在此背景下,司马相如首次出使西南夷,开启了安定西南各族的历程。当时,中郎将唐蒙征调巴蜀士卒通南夷道,大耗民财,并诛杀了僰人部族首领。愈是武力弹压,愈是遭到抵抗,巴蜀各族极度恐慌,变乱一触即发。“上闻之,乃使相如责唐蒙等,因喻告巴蜀民以非上意。”④相如到蜀,审时度势,摈弃威权强迫,悉心察原委,竭力平民怨,发布《喻巴蜀檄》,阐明开通西南夷道路,乃为“存抚天下,辑安中国”“靡有兵革之事,战斗之患”④;唐蒙劳民伤财、擅权滥杀,并非天子旨意,应受责罚。并重点晓喻巴蜀士民“急国家之难,而乐尽人臣之道” ④。不以武力胁迫,凭借檄文明理,平息巴蜀士民怨愤之情,消除西南各族敌对之意,化干戈为玉帛,确保开南夷道顺利平稳开通。言为心声,檄文动情晓理之妙,应本于胸怀黎庶、怜爱苍生的“平和”之心。

“仁”怀天下,等视华夷。居高临下施舍恩惠,不过慈悲的表象,真实践行众生平等,才是仁义的本质。心系天下各族、追求和谐融洽,更能体现“仁者爱人”的真挚。“创道德之涂,垂仁义之统” ④,是司马相如略定西南的出发点。作为蜀郡人,司马相如既耳熟能详巴蜀被秦国武力征服的残酷历史,又亲眼所见巴蜀融入中原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现实。回顾历史,审视现实,让其深知:推动边疆少数民族与中原融合,既利于“大一统”中央集权的巩固,又利于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繁荣。但开通西南过程中,一些巴蜀民众甚至朝廷官员认为,“割齐民以附夷狄,弊所恃以事无用” ④得不偿失。“齐民”对“夷狄”的优越感和歧视性,实为民族融合的认识障碍。为此,其突破夷夏之间的观念桎梏,鲜明提出安定西南的路径是“以偃甲兵於此,而息诛伐於彼”,目标在于实现“遐迩一体,中外禔福”④。“相如之难蜀老,文晓而喻博,有移檄之骨焉” ⑤。在当时历史条件下,能够跳出中外有别、夷夏各殊的局限,主张并探索华夷同为一体之道,无疑具有见识长远性、现实开创性。

“新”开蹊径,安定西夷。灼见真知,源于立足需求的现实探索,贵在启迪济世的可行举措。南夷道打通之后,司马相如建言武帝开通西夷道:“邛、筰、冄、駹者近蜀,道亦易通。秦时尝通为郡县,至汉兴而罢。今诚复通,为置郡县,愈于南夷”④。并以中郎将身份受命出使。至蜀,汲取唐蒙开通南夷道时与地方对立的教训,仁化天子使臣的威严,与蜀郡官员坦诚交流,和家乡父老平易接触,争取汉族士民支持。进而深入各地了解实情,礼待各族长老共谋实策,着眼边陲开发、各族相安,灵活采取“因巴蜀吏、幣、物以赂西夷”④等办法,“略定西夷,邛、筰、冄、駹、斯榆之君皆请为内臣。除边关,关益斥,西至沫、若水,南至牂柯为徼,通零关道,桥孙水以通邛都”“为置一都尉,十余县,属蜀”④。拆除边隘、打通关道,设置郡县。虽然,由于朝中关注重心转移、公孙弘等大臣持续反对,西南夷道的开发一度中止。但司马相如的经略之举,为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纳入“大一统”版图奠定了基础,为张骞出使西域及开通南方丝绸之路创造了条件。其采用的委任少数民族首领为吏的做法,衍变为后来的土司制度,成为历史上稳定西南民族地区的重要方略。以此而言,称其安边之臣,名副其实。

“天朝气象万情摅,秦尚通夷况汉与。冉笮更开千里道,华夷从此一家如”⑥。通西南夷道,开“华夷一家”之先河,司马相如对中华多民族和乐相处的开创性贡献,不言而喻。

文章重经世而致用

“盖文章,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”⑦。传世之文章必有经世之利用,或资政治国,或教化济时,或继往开来。司马相如“多识博物,有可观采,蔚为辞宗,赋颂之首” ②,诚然。观其辞赋文章、著作学问,就经世致用而言,多“有可观采”处。

美刺谲谏,应时资政。文人的价值在立言,立言的可贵在致用。自古有风骨的文人,少见粉饰太平的附和者,多为褒贬现实的评论家。献策谏言,尽士子本分;匡时致用,显文人担当。考察司马相如存世文献,大多饱含“讽谏”精神。“相如虽多虚辞滥说,然要归引之于节俭,此与《诗》之风谏何异” ④,可谓公允。《谏猎疏》以“明者见远于未萌,而智者避危于无形。祸故多藏于隐微,而发于人所忽者也”,提醒治国要明远见、重细微。《上林赋》以“此泰奢侈!……非所以为继嗣创业垂统也”,讽谏为政须戒奢侈、尚节俭;以“发仓廪以赈贫穷,补不足,恤鳏寡,存孤独。出德号,省刑罚,改制度,易服色,更正朔,与天下为始”,规劝天子恤民生、修仁德。《哀秦二世赋》以“持身不谨兮,亡国失势。信谗不寤兮,宗庙灭绝。呜呼哀哉!操行之不得兮,坟墓荒秽而不修兮,魂无归而不食”,警诫反思历史、莫蹈覆辙……受朝中角色限制,虽少直谏之文,然借题发挥,亦振聋发聩,收效甚著。据《史记》所载,他奏《子虚赋》《上林赋》“赋奏,天子以为郎”;相如“既奏《大人之颂》,天子大说,飘飘有凌云之气,似游天地之间意”;《封禅书》让“天子沛然改容,‘愉乎,朕其试哉’” ……由此观之,虽“忠言逆耳利于行”不可否认,“文官不畏死谏”精神难能可贵,但以“善谏”的方式表达“忠言”,是否更“利于行”?是否值得谏言者深思?

言传理喻,教化安民。历来儒家学者积极入世的精神内核,不在文章道德的自我标榜,而在济世为民的不懈追求。司马相如生逢法家、道家主导社会向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转型期、西汉“大一统”王朝的成型期,深知凝聚民心尤为关键,社会稳定、民族团结问题更为突出。因而,《喻巴蜀檄》直面民族矛盾,陈情说理,化危机于无形;《难蜀父老》解析现实问题,循循善诱,说服西南少数民族与汉庭合作。两篇檄文传颂千古,绝非仅在于妥善解决了当时难题,而是在于直面问题、化解矛盾的合理指向,以及所引发的思考:社会文明进程中的一时先进与落后之分,是否决定于先天等优类劣之别?和平融合与武力征服相比,如何取舍更利于文明演进?这些思考,迄今或许仍然有益。疏通民族融合障碍、导引社会安定之说,不仅体现于存世文献、贯穿著述始终,而且验证于历史发展。史料记载,司马相如曾著《郊祀歌》《琴操》等礼、乐经书,有《蜀本纪》《凡将篇》等史学、字学著作,以资教化。尽管历时久远,不少卷册流失,残篇断简难窥全貌,但不乏旁证说明其言传理喻、“教”“化”安民的影响。南朝梁天监六年(公元507年),于其出生地始设相如县,经隋唐宋元明,存续八百余年。古代以人名为县名,有可靠史料记载者,仅不韦县、清丰县、相如县等数例,大多是为襄助教化风俗。如不韦县“以彰其先人之恶”⑧,清丰县“以县界有孝子张清丰门阙,因昌其孝”⑨。以此推论,在各民族战乱频仍、生灵涂炭的南北朝,专设相如县,用意昭然。

问学致用,师范后侪。“西汉文章两司马”,后世言文必称道两汉,言两汉文章,必言司马相如。遗世作品固然是宝贵财富,但比作品文本更珍贵的,乃其治学方法对后世的启发意义。扬雄作赋,循法相如,自叹“长卿赋不似从人间来,其神化所至邪”⑩;班固《典引序》“夫惟相如《封禅》……游扬后世,垂为旧式”②,明言其文章作为典范,为后世效法;左思题诗 “言论准宣尼,辞赋拟相如”11,亦言其辞赋如同孔子言论,是为准则;才高八斗的李白“十五观奇书,作赋凌相如”12,以相如赋为范本……即便对司马相如批评有加的苏轼父子,也承认“通经学古,以西汉文词为宗师”“言必中当世之过”13“不为空言而期于有用”14,肯定和传承文章济世的精神。尤其不可忽略,巴蜀文化的发展,与其影响密不可分。有史明载:“及司马相如游宦京师诸侯,以文辞显于世,乡党慕循其迹,后有王褒、严遵、扬雄之徒,文章冠天下。繇是文翁倡其教,相如为之师”②,将其对蜀学的引领作用与文翁化蜀相提并论。能够文章垂范,标引后来,开领百代学风,谓为宗师,绝非谬赞。

“人声之精者为言,文辞之于言,又其精也,犹择其善鸣者而假之鸣……汉之时,司马迁,相如,扬雄,最其善鸣者也”15。司马相如文章辞赋的成就,世所公认。然而,“大抵文学止于润身,而政事可以及物”16,其一鸣之后,回响不绝,岂徒文采之斐然?

性情则归真而返璞

大凡杰出人物,无不既能顺势而为,汇入历史潮流;又能逆流而行,跳出时代局限。在顺逆出入间回归真我、保持本色,乃司马相如可敬可佩、可亲可近处。

率性平凡,不违本心。无限接近真实的平凡,便成可以触及的高尚。时间流淌定能冲刷装模作样而展示本来面目。迄今两千余载,司马相如并不让人觉得遥远和陌生,或因平凡心面世,历代不乏认可;或因人性本真,古今连同崇尚。“少时好读书,学击剑,故其亲名之曰犬子。相如既学,慕蔺相如之为人,更名相如” ④。从少年顽皮,到见贤思齐,真实而率性。“城北十里有升仙桥,有客送观。司马相如初入长安,题其门曰:‘不乘赤车驷马,不过其下也’”⑧。书生意气,壮怀激烈,率性而旷达。“相如身自著犊鼻裈,与保庸杂作,涤器于市中。卓王孙闻而耻之” ④。虽因《上林赋》而声名远播,但遭逢困顿之时,能以平常心与勤杂雇工一起在闹市洗碗涮碟,浑忘过去精彩,了无官民之分、尊卑之序。“相如逸才亲涤器”17,杜甫的感慨不无道理。世俗常人之心态,拿得起者多闻,放得下者少见;往往上坡容易下坡难,低处趋高时觉爽,高处趋低便不平。居高不忘形,处下不失意,无论穷达,无违本心,正是其于平凡中显现的可贵。

从容淡泊,不尚浮华。真正的淡泊人生,不是玩世不恭、放浪形骸,而是见惯繁华沧桑、历经得失成败,认清了生活的真实内涵之后,依然热爱和追求自在生活。司马相如历仕汉景帝、武帝两朝,未曾跻身高位,非才能不逮,是性情所致。武帝爱其才华,曾有“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”之叹,两度委以重任,数次采纳建言,长侍左右,岂乏邀功求赏机会?然其心所愿则行、不愿则止,从容随意的性情,注定与飞黄腾达无缘。先是“事孝景帝,为武骑常侍,非其好也。梁孝王来朝,从游说之士齐人邹阳、淮阴枚乘、吴庄忌夫子之徒,相如见而说之,因病免,客游梁” ④,因为喜欢辞赋,居然托病弃官,不慕天子近侍之位,退而求其次,甘为诸侯门客。及至武帝复召入宫,为郎、中郎将、孝文园令,其间曾有持节“至蜀,蜀太守以下郊迎,县令负弩矢先驱,蜀人以为宠”④的殊荣,却并不迷恋,“其进仕宦,未尝肯与公卿国家之事,称病闲居,不慕官爵” ④。最后,病居茂陵,时时著书,任人取去;至死,方遗嘱家人转呈《封禅文》,彰显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淡泊。仕宦生涯,不为加官晋爵而虚与委蛇,却留略定西南之实功;问学路上,不以沽名钓誉而虚张声势,终成“辞宗”“赋圣”之实名。非坦荡从容、冲虚淡泊者,何能达此进退自如、宠辱不惊境界?

睥睨世俗,不负真情。直抵人性的事物通常独具生命张力,饱含真情的故事往往久伴审美需求。“琴挑文君”“私奔成都”“当垆酤酒”……《史记》所载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,成为经久不衰的文学母题,无分达官贵人、贩夫走卒,皆津津乐道,可谓钟情惟一见,风雅映千秋。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。情至深则一往,虽举世毁之而不返。为了自由的爱情,勇于摆脱封建礼教桎梏,共同克服家徒四壁的艰辛,最终相濡以沫、白头偕老。二人演绎的,正是无处不在却得之不易的人间真情。“锦水东北流,波荡双鸳鸯。雄巢汉宫树,雌弄秦草芳”12 ,讴歌其浪漫者有之;“茂陵多病后,尚爱卓文君”18,欣赏其坚贞者有之;“长卿本豪杰,礼法安可处”19,敬佩其勇气者有之……当然历来不循常规、超凡脱俗之人事,有誉之,必有毁之。特别是宋明以后,礼教苛严,无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私相授受,往往难免成为众矢之的。“相如自序,乃记其客游临邛,窃妻卓氏,以《春秋》所讳,持为美谈。虽事或非虚,而理无可取。载之于传,不其愧乎”20。“窃妻”之议,未免偏颇。且不论汉初并不禁止寡女再嫁,西汉名臣陈平、与司马相如同朝重臣主偃父,皆娶再嫁之妇,当世不觉有损操行。即便后世,红拂夜奔唐朝开国名臣李靖,教坊女梁红玉私许南宋名将韩世忠,时人不道有亏妇德。司马相如、卓文君真心至爱、有情有义之举,理当无可非议。为真情深爱而不顾世俗偏见,冲破封建礼法樊笼,其故事脍炙人口、长远流传,或因追求自由的人性光辉,在任何时代都难以被遮掩。

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岁月长河中,沉淀为历史的人事皆不可复制和再现。追溯往事,旨在审视现实、开启未来;瞻念先哲,是为接受启迪、赓续传承。如今回望司马相如的生平事迹,当然也是为了从其来处,汲取求索的智慧。以此而言,其遗留给世人的,当不限一时政绩、满腹文章和千年故事。

(原载《文史杂志》2020年第四期,略有改动)

 

注释:

 

①司马相如生卒时间,说法不一,本文采信熊伟业《司马相如研究》(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,2012)。

②东汉班固在《汉书·艺文志》(中华书局,1962)中对司马相如的评价。

③明朝王世贞在《艺苑卮言》(浙江教育出版社,2008)中对司马相如的评价。

④引自汉朝司马迁《史记·司马相如列传》(中华书局,1985)。

⑤南北朝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移檄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,1958)中对司马相如的赋的评论。

⑥清朝杨燮《锦城竹枝词·驷马桥》。

⑦引自南北朝萧统《文选·曹丕·典论·论文》(中华书局,1977)。

⑧引自晋朝常璩(《华阳国志·南中志》)(商务印书馆,1958)。

⑨引自宋朝宋祁、欧阳修等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(中华书局,2000)。

⑩引自汉朝刘歆撰、晋·葛洪集《西京杂记》(中华书局,1985)。

11引自晋朝左思《咏史》(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中华书局,1983)。

12引自唐朝李白《李太白全集》(中华书局,1977)。

13引自宋朝苏轼《苏轼文集》(中华书局,1986)。

14引自宋朝苏洵《苏洵集·附录》(中国书店,2000)。

15引自唐朝韩愈《送孟东野序》(《韩昌黎文集》(三秦出版社,2004)。

16引自宋朝欧阳修《欧阳文忠集》(北京图书馆,2005)。

17引自唐朝杜甫《醉时歌》(《杜工部集》中国书店,2000)。

18引自唐朝杜甫《琴台》(《杜工部集》中国书店,2000)。

19引自宋朝邵博《题司马相如琴台》。

20引自唐朝刘知几《史通》(中华书局,2014)。

 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