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国首次对乡村产业发展做出全面规划 乡村产业,等你来
发布单位:县政府办公室
发布日期:2020-07-20 11:01
浏览次数:11
字体:[       ]

1.jpg

数据来源:农业农村部

乡村振兴,产业兴旺是基础,近日,我国首次对乡村产业发展做出全面规划。在政策环境优化、消费结构升级、科技创新加快和创业环境改善的背景下,《规划》的编制,有利于引导更多资金、人才、技术、信息等资源要素向乡村集聚。

乡村振兴,产业兴旺是基础。近日,农业农村部印发了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(2020—2025年)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。这是我国首次对乡村产业发展做出全面规划。

《规划》提出,要发掘乡村功能价值,强化创新引领,突出集群成链,培育发展新动能,聚集资源要素,加快发展乡村产业,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和乡村全面振兴奠定坚实基础。

我国乡村产业发展基础如何?哪些领域迎来重点发展提升机遇?怎样解决“谁来创”“在哪创”“如何创”的问题?记者就此采访了农业农村部乡村产业发展司司长曾衍德。

引导更多资源要素向乡村集聚

近年来,随着我国农村创新创业环境不断改善,乡村产业快速发展,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和乡村繁荣发展。2019年,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达22万亿元,乡村休闲旅游营业收入超过8500亿元,农林牧渔专业及辅助性活动产值6500亿元,农村网络销售额1.7万亿元,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850万。

曾衍德介绍,从总体上看,乡村产业仍存在产业门类不宽、产业链条较短、要素活力不足和质量效益不高等问题,亟须加强引导和扶持。《规划》的编制,有利于引导更多资金、人才、技术、信息等资源要素向乡村集聚。

《规划》提出了到2025年乡村产业发展的总体目标:乡村产业体系健全完备,乡村产业质量效益明显提升,乡村就业结构更加优化,农民增收渠道持续拓宽,乡村产业内生动力持续增强。

具体来看,《规划》列出了一系列目标:农产品加工业营业收入达到32万亿元,农产品加工业与农业总产值比达到2.8∶1,主要农产品加工转化率达到80%。培育一批产值超百亿元、千亿元的优势特色产业集群。乡村休闲旅游业年接待游客人数超过40亿人次,经营收入超过1.2万亿元。农林牧渔专业及辅助性活动产值、农产品网络销售额均达到1万亿元。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超过1500万人。

“这些发展目标,经过专家论证,认为是切实可行的。”曾衍德介绍,主要基于以下判断:

政策环境优化。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农业农村发展环境改善,政策扶持力度加大,资源要素聚集更多。

消费结构升级。近年来,我国居民消费结构持续升级,消费需求呈现个性化、多样化、高品质化特点。“小康+健康”的“双康”时代到来,休闲观光旅游、健康养生渐成趋势。

科技创新加快。目前,科技创新日新月异,生物技术、信息技术、人工智能技术广泛应用,农产品加工业进入发展新阶段。

创业环境改善。农村创新创业环境持续改善,将引导一批农民工返乡创业,引导一批大学生和科技人员入乡创业,还将激励农村能人在乡创业,掀起激情创业、就业奔富的热潮。

乡村产业前景广阔,提升空间巨大

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贵定县沿山镇大坳刺梨产业种植基地,远处峰峦起伏,山野披绿;近旁金色刺梨果缀满枝头,再过一个多月,即将陆续成熟。

这种野果虽然其貌不扬,浑身带刺,但其维生素C含量是猕猴桃的10倍,加工成果干、原汁等产品,增值效益显著。近年来,当地龙头企业带动贵定县种植面积达18万亩,其中挂果面积近5万亩。去年,仅鲜果销售产值就达4800余万元,全县16870户刺梨种植户户均年增收2845元。

乡村产业内涵丰富,涵盖一二三产业、贯通产加销服、融合农文旅教。《规划》重点对农产品加工业、乡村特色产业、乡村休闲旅游业、乡村新型服务业等二三产业进行了重点布局规划。

其中,农产品加工业规模大、潜力大,提升价值空间也大。“农产品加工业从种养业延伸出来,是提升农产品附加值的关键,也是构建农业产业链的核心。”曾衍德说,2019年,农产品加工业营业收入超过22万亿元,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8.1万家,吸纳3000多万人就业。但总体上看,创新能力不强,开发层次较浅,质量效益不高。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产值与农业总产值比为2.3∶1,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。

“拿玉米加工来说,我国玉米用途相对集中,相关的深加工产品种类较少。”曾衍德表示,目前制约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瓶颈主要在于科研创新能力滞后、加工工艺和配套设施不足。进一步提升农产品加工业,要鼓励和支持农民合作社、家庭农场和中小微企业等发展农产品产地初加工,引导大型农业企业发展精细加工,推进农产品加工向产地下沉,并加快加工技术和装备的集成创新。

乡村休闲旅游业,是农业功能的拓展,发展的潜力也很大。在全国,各式各样的农家乐项目和特色农旅路线,为人们提供了休闲度假的好去处。仅2019年,休闲农业就接待游客32亿人次。“我国城乡二元格局是一个‘工’字形结构,上下两横分别代表城与乡,乡村休闲旅游业就是中间一竖,即沟通城乡的桥梁纽带产业之一。”曾衍德打了个形象的比方。

针对一些乡村休闲旅游景点存在“乡村性”“乡土气”不足等问题,《规划》提出,推进乡村休闲旅游业布局优化,突出特色化、差异化、多样化。

“需要注意的是,不同类型的乡村产业之间并不是彼此割裂、线性发展的。例如,休闲旅游业就涉及加工、服务等产业。”曾衍德强调,培育和发展乡村产业,最终要通过农业与现代产业要素的交叉重组,实现农村产业融合发展。

让更多农民分享产业增值收益

曹贺伟是河北保定曲阳县羊平镇东羊平村的创业能人,2014年以前,他还是一名坐标广东的都市白领,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,他最终选择了辞职回乡创业。

“这些年电商火起来了,我觉得是个机遇。”拥有丰富媒体运营经历的曹贺伟,推广起产品来得心应手,还帮助村里的特色产业打出了牌子。去年,缅甸北部一家五星级酒店开张,还通过电商平台向他订购了一批村里生产的石雕艺术品。

“领雁计划”“千企联千村”……近年来,各地乡村掀起创新创业潮,一大批“田秀才”“土专家”“乡创客”为广袤乡村带来了新的发展动力。2019年,各类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超过850万人,创办农村产业融合项目的占到80%,利用“互联网+”创新创业的超过50%,在乡创业人员超过3100万。

农村创新创业是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动能,这需要一大批敢为人先、百折不挠的创新创业者。“农民工进城务工经商是一个趋势,现在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又是一个趋势。”曾衍德说,从实践看,返乡入乡在乡创新创业人员大都既懂农村又懂城市,受过工业化训练、城镇化熏陶、信息化带动,支持上述人员创新创业,可以增强乡村产业对市场的适应性和灵活性,进而转化农业农村发展动能。

在这方面,《规划》做出了一系列扶持安排:

培育创业主体,解决“谁来创”的问题。深入实施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培育行动,培育返乡创业主体、入乡创业主体、在乡创业主体,打造一批扎根乡村、服务农业、带动农民的创新创业群体。

搭建创业平台,解决“在哪创”的问题。按照政府搭建平台、平台聚集资源、资源服务创业的要求,建设各类创新创业园区和孵化实训基地。

强化创业指导,解决“如何创”的问题。建立企业家创业导师队伍,建立带头人创业导师队伍,建立专家创业导师队伍开展点对点指导,强化创业服务,强化创业培训,创新指导服务方式。

《规划》强调,坚持立农为农,把二三产业留在乡村,把就业创业机会和产业链增值收益更多留给农民。“要引导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与小农户建立多种类型的合作方式,完善利益分配机制,推广‘订单收购+分红’‘农民入股+保底收益+按股分红’等模式,让农民更多地分享产业链增值收益。”曾衍德说。(记者 郁静娴)

 


分享到: